<dl id="djnh9"></dl>
<dl id="djnh9"><i id="djnh9"></i></dl>
<i id="djnh9"><i id="djnh9"><font id="djnh9"></font></i></i><dl id="djnh9"></dl><dl id="djnh9"></dl>
<video id="djnh9"><i id="djnh9"></i></video>
<video id="djnh9"><i id="djnh9"><delect id="djnh9"></delect></i></video><video id="djnh9"><i id="djnh9"></i></video><dl id="djnh9"><delect id="djnh9"></delect></dl><dl id="djnh9"><dl id="djnh9"></dl></dl><video id="djnh9"></video><video id="djnh9"></video>
<video id="djnh9"><i id="djnh9"><font id="djnh9"></font></i></video><video id="djnh9"><i id="djnh9"><delect id="djnh9"></delect></i></video>
<i id="djnh9"></i><dl id="djnh9"></dl><video id="djnh9"><dl id="djnh9"><delect id="djnh9"></delect></dl></video><video id="djnh9"></video>
<video id="djnh9"></video><dl id="djnh9"><i id="djnh9"><delect id="djnh9"></delect></i></dl>

新聞資訊

最新公告
企業新聞
行業動態

行業動態

以自然之道 養萬物之生——我國建立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人民日報)

來源:本站      點擊:17      時間:2021-10-08

秋日的祁連山,樹林草甸被秋風浸染,雪山在望,溪水潺潺,金黃紅白藍綠錯落交織,巖羊、野驢、原羚、獵隼不時出沒,于靜謐之中增加了動感。和祁連山一樣,全國各地的自然保護地,金秋畫卷美不勝收。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大自然是包括人在內一切生物的搖籃,是人類賴以生存發展的基本條件。大自然孕育撫養了人類,人類應該以自然為根,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我們要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自然和生態環境,推動形成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新格局。”

 

自然保護地是生態建設的核心載體,在維護國家生態安全中居于首要地位。近年來,我國著力建立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為推動人與自然和諧共生、保護生物多樣性發揮重要作用。目前,我國建有各類自然保護地近萬處,已在三江源等10個區域開展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達474個,各類自然保護地的面積占到陸域國土面積的18%。90%的陸地生態系統類型和71%的重點保護野生動植物物種得到有效保護,部分珍稀瀕危物種野外種群逐步恢復。

 

探索自然保護地分類分級管理體制,把該保護的都保護起來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提升生態系統質量和穩定性,堅持系統觀念,從生態系統整體性出發,推進山水林田湖草沙一體化保護和修復,更加注重綜合治理、系統治理、源頭治理。”

 

2018年,中共中央印發《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組建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并加掛國家公園管理局牌子。自此,我國各類自然保護地有了統一管理機構,為建立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提供了制度與組織保障。各地探索自然保護地分類分級管理體制,把該保護的都保護起來。

 

整合保護資源,讓分類更科學、布局更合理。

 

今年1月,湖南省株洲市在整合優化預案中提出,把域內18處各類自然保護地縮減為12處。“資源整合優化,數量看上去少了,但分類更科學、布局更合理,對自然資源的保護將更有力有效。”株洲市林業局局長陳誠說。

 

為解決自然保護地空間重疊、邊界不清的問題,我國將自然保護地按生態價值和保護強度分為3類:國家公園、自然保護區、自然公園。按照“保護面積不減少、保護強度不降低、保護性質不改變”的總體要求,各地將自然保護地資源整合優化、重新分級分類,有效解決各類矛盾。

 

優化管理體制,一個保護地、一套機構、一塊牌子。

 

自然保護區、森林公園、地質公園、海洋公園……以往,不少自然保護地同時有好幾塊牌子,產生多頭管理現象。

 

國家林草局有關負責人表示,目前全國自然保護地已經轉由專門機構統一管理,一個保護地一套機構、一塊牌子,有利于解決多頭管理等問題。

 

創新治理機制,堅持一體化保護和修復。

 

造林綠化、修復山體、建設濕地公園智慧管理系統……近年來,江西萬安湖國家濕地公園貫徹系統治理理念,多措并舉,園區面貌煥然一新。

 

由山川、林草、湖沼等組成的自然生態系統,牽一發而動全身,必須摒棄“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治理模式。去年6月,《全國重要生態系統保護和修復重大工程總體規劃(2021—2035年)》印發,部署9項重大工程47項重點任務,將山水林田湖草沙冰作為一個有機整體來保護修復,著力解決割裂保護、單向修復等問題。

 

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取得階段性成果,自然生態保護成效顯著

 

這里是三江源國家公園體制試點長江源園區。海拔數千米的高原上,頭頂的白云仿佛觸手可及。從空中俯瞰,沱沱河溝汊縱橫交錯,清澈的河水奔流向前。

 

國家公園是我國自然生態系統最重要、自然景觀最獨特、自然遺產最精華、生物多樣性最富集的部分,是中華大地的瑰寶。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國實行國家公園體制,目的是保持自然生態系統的原真性和完整性,保護生物多樣性,保護生態安全屏障,給子孫后代留下珍貴的自然資產。這是中國推進自然生態保護、建設美麗中國、促進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一項重要舉措。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建立國家公園體制”,2015年12月,三江源率先開展國家公園體制試點。2017年,《建立國家公園體制總體方案》印發,為國家公園體制改革提供了根本遵循。目前,全國已建有三江源、大熊貓、東北虎豹等10處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區,涉及12個省份,總面積約22萬平方公里,約占陸域國土面積的2.3%。

 

國家公園體制試點關鍵在體制,就是要將創新體制和完善機制放在優先位置。試點開展以來,10處試點區不斷探索,推動自然生態保護傳統模式的轉變。

 

體制機制更順暢。

 

“統一管理難、資金供給難、科學管控難,曾是諸多自然保護地共同面臨的難題。做好頂層設計,在體制機制上有所突破,才能解決這些問題。”三江源國家公園管理局原局長赫萬成說,青海省2016年成立了三江源國家公園管理局,下設3個園區管委會、18個生態保護站,堅持優化整合、統一規范,基本解決了職能交叉、職責分割的管理問題。

 

各地各部門結合實際情況探索了以東北虎豹、大熊貓、祁連山試點區為代表的跨省區管理模式,以海南熱帶雨林等試點區為代表的單一省域管理模式,從形式上實現了統一行使國家公園范圍內自然資源資產管理和生態保護修復職責,中國特色國家公園管理體制初步形成。

 

政策給力,試點以來,國家發改委、財政部累計安排資金62.62億元,支持國家公園保護修復、巡護監測、森林草原防火等,在此基礎上,財政部還安排相關轉移支付資金,支持開展森林、草原、濕地等生態保護修復,為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奠定了良好基礎。

 

監管更嚴格。

 

一只海南長臂猿懷抱寶寶“上躥下跳”的畫面,監視器前的監測隊隊員看得清清楚楚。海南省加快推進熱帶雨林國家公園體制試點,林草部門及科研機構陸續在霸王嶺林區布設了300余臺紅外相機,實時監測園區生態環境變化以及這些雨林精靈的活動情況。

 

目前,三江源、東北虎豹、祁連山、神農架、錢江源等試點區,初步搭建了自然資源監測平臺,為實現國家公園立體化監管打下基礎。青海省開展自然資源環境綜合執法,依托原森林公安隊伍組建國家公園警察總隊,福建省增設“國家公園監管”執法類別、授權武夷山國家公園管理局行政執法主體資格,監管能力有了很大提升。

 

保護更有效。

 

三江源試點區藏羚羊、藏原羚、藏野驢種群數量迅速增加,分別達到7萬、6萬、3.6萬頭(只)。東北虎豹試點區2020年監測到原種群新增野生東北虎幼虎10只、東北豹幼豹7只。大熊貓試點區野生大熊貓適宜生境面積增加了1.6%,首次在秦嶺主峰和岷山土地嶺、大相嶺峨眉山區域發現野生大熊貓……

 

珍稀物種的變化是國家公園體制試點保護成效的集中體現。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工作開展以來,各試點區加強生態保護,實行統一管理、整體保護和系統修復,促進棲息地斑塊間的融合,增強了自然生態系統的完整性和原真性。

 

構建多樣化生態產品體系,實現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雙贏

 

“綠色是大自然的底色。我一直講,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改善生態環境就是發展生產力。良好生態本身蘊含著無窮的經濟價值,能夠源源不斷創造綜合效益,實現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2019年4月28日,習近平主席在北京世界園藝博覽會開幕式上指出。

 

守護自然生態、保育自然資源,不僅是為了維護自然生態系統健康穩定,也是為了提高生態系統服務功能。我國建立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不斷滿足人民群眾對優美生態環境、優質生態服務、優良生態產品的需要。

 

以豐富生態產品供給滿足社會需求,讓公眾樂享生態保護成果。

 

“云霧縈繞山間仿佛置身畫中,采茶制茶的體驗更加深了我對自然、對中華文化的熱愛。”今年暑期,北京市西城區中學生張小端來到武夷山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區后寫下作文,真實記錄了她的所見所感。

 

隨著生活水平提升,人民群眾對自然保護地科研、教育、體驗、游憩等公共服務的需求日益增多。

 

《“十四五”林業草原保護發展規劃綱要》明確提出,增強自然公園生態服務功能。今后,健全公共服務設施,建設野外觀測、宣教、露營等自然教育和生態體驗場所,提升全民共享體驗的質量,將成為林業、草原、國家公園“三位一體”融合發展的重要任務。

 

建立完善生態保護補償機制,讓生態環境保護者獲得合理回報。

 

河南大別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依托良好的林業資源,開發森林康養、休閑度假等10多種旅游產品,帶動當地6000多名林農就業,幫助1500名貧困人口實現穩定脫貧。

 

三江源國家公園體制試點黃河源園區開展生態體驗和環境教育特許經營活動,60%至70%的收入當月返還給提供服務的合作社和農牧民。

 

自然保護地體系建設,繞不開保護與發展的問題。支持居民有序搬遷、優先安排生態管護崗位,積極探索多元保護模式……各地積極尋求適合的路徑,讓綠水青山變成金山銀山。

 

今年9月印發的《關于深化生態保護補償制度改革的意見》明確,建立健全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生態保護補償機制,根據自然保護地規模和管護成效加大保護補償力度。這將促進保護參與者獲得合理收益與回報,進一步激發保護熱情。

 

習近平主席在2020年9月30日舉行的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峰會上強調:“聯合國發布的《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為各國發展指明了方向,生物多樣性既是可持續發展基礎,也是目標和手段。我們要以自然之道,養萬物之生,從保護自然中尋找發展機遇,實現生態環境保護和經濟高質量發展雙贏。”

 

人不負青山,青山定不負人。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深入推進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建設,我們一定能為保護生物多樣性、實現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筑牢基石,為建設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奠定堅實的生態根基。

 

來源:人民日報  記者:孫秀艷、常欽

Close
好男人免费视频芒果视频在线观看
<dl id="djnh9"></dl>
<dl id="djnh9"><i id="djnh9"></i></dl>
<i id="djnh9"><i id="djnh9"><font id="djnh9"></font></i></i><dl id="djnh9"></dl><dl id="djnh9"></dl>
<video id="djnh9"><i id="djnh9"></i></video>
<video id="djnh9"><i id="djnh9"><delect id="djnh9"></delect></i></video><video id="djnh9"><i id="djnh9"></i></video><dl id="djnh9"><delect id="djnh9"></delect></dl><dl id="djnh9"><dl id="djnh9"></dl></dl><video id="djnh9"></video><video id="djnh9"></video>
<video id="djnh9"><i id="djnh9"><font id="djnh9"></font></i></video><video id="djnh9"><i id="djnh9"><delect id="djnh9"></delect></i></video>
<i id="djnh9"></i><dl id="djnh9"></dl><video id="djnh9"><dl id="djnh9"><delect id="djnh9"></delect></dl></video><video id="djnh9"></video>
<video id="djnh9"></video><dl id="djnh9"><i id="djnh9"><delect id="djnh9"></delect></i></dl>